日本国2050年净零排放路线图

2021-08-10 18:25 绿创碳和
17

导读

日本是世界上第五大碳排放国,日本此前的目标是到2050年将排放量减少80%,向英国和欧盟看齐,气候分析师们将日本此前的这一承诺评为“严重不足”。


01

雄心勃勃的计划


日本政府在2020年表示,将于2050年实现碳中和。日本首相菅义伟2020年10月宣布了日本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此外,菅义伟在今年4月还表示,日本力争2030年度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13年度减少46%,并将朝着减少50%的目标努力。


日本首相菅义伟对日本国会议员表示:“我们需要改变思维方式,积极采取措施应对全球变暖,这将变革我们的工业结构、经济和社会情况,并带来重大增长。”



日本国会参议院正式通过修订后的《全球变暖对策推进法》,以立法的形式明确了日本政府提出的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将于2022年4月施行。这是日本首次将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写进法律。


根据这部新法,日本的都道府县等地方政府将有义务设定利用可再生能源的具体目标。地方政府将为扩大利用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制定相关鼓励制度。


2020年10月,日本政府宣布了“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脱碳社会”目标。为此,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the 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制定了《绿色增长战略》



作为日本的一项全面工业政策,其目标在于促进研发,以大大减少日本的温室气体排放,并引领全球绿色产业。


METI所制定的《绿色增长战略》,在14个部门做了绿色增长战略指引,主要分为三类:


运输和制造业:电动汽车和电池;半导体、信息通信技术(ICT);海事;物流和人员流动等基础设施;食品、农林渔业;航空;以及碳回收。


家居和办公:建筑;资源循环以及生活方式相关的行业。


能源:海上风电;燃料氨;核电;氢能。


在这14个绿色增长部门中,氢能可能是处于开发最初阶段的(尤其是在日本以外)。


02

绿色投资为**要务


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的路线图草案,绿色投资被视为日本疫后重塑经济的重点,以及引领日本远离化石燃料、加速清洁能源转型的关键。日本政府将投入大量资金,鼓励14个行业的技术创新和潜在增长,包括海上风电、氢氨燃料、核能、汽车、海运、农业、碳循环等。



据了解,日本经济产业省将通过监管、补贴和税收优惠等激励措施,动员超过240万亿日元(约合2.33万亿美元)的私营领域绿色投资,力争到2030年实现90万亿日元(约合8700亿美元)的年度额外经济增长,到2050年实现190万亿日元(约合1.8万亿美元)的年度额外经济增长。



此外,日本政府还将成立一个2万亿日元(约合192亿美元)的绿色基金,鼓励和支持私营领域绿色技术研发和投资。不过,上述规划和目标仍然是暂定计划,具体实施措施仍将取决于日本国家整体能源投资组合。预计日本内阁将在2021年6月前对这份路线图草案进行二次修订。


03

目标一 :15年内淘汰燃油车


日本在草案中确定,将在15年内逐步停售燃油车,采用混合动力汽车和电动汽车填补燃油车的空缺,并将在此期间加速降低动力电池的整体成本。



据日本经济新闻社报道,为了加速电动汽车的普及,日本政府计划到2030年将电池成本“砍半”至1万日元/千瓦时(约合96.9美元/千瓦时),同时降低充电等相关费用,使电动汽车用户的花费降至燃油车用户相当的水平。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对日本而言,全面淘汰燃油车还面临极大挑战。目前,该国6000多万就业人口中,超过500万从事汽车制造、销售、服务行业,大型汽车公司又关联着众多零部件供应商,停售燃油车无疑将引发严重的失业问题。

此外,日本电动汽车的发展环境尚不完善,充电站数量严重不足制约着电动汽车的普及。有数据显示,目前,日本全国仅有3万个电动汽车充电桩。


据悉,草案中并未提及上述细节问题的解决之策。业内预计,2021年6月,该草案二次修订之后将对此予以说明并制定明确目标。


04

目标二 :清洁发电占比过半


草案中还对日本清洁电力发展进行了明确规划,目标是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较目前水平提高3倍,达到50%-60%,同时还将**限度地利用核能、氢、氨等清洁能源。


此外,海上风电也将是日本未来电力领域的发力重点,目标是到2030年将海上风电装机增至10吉瓦、2040年达到30-45吉瓦,并在2030-2035年间将海上风电成本削减至8-9日元/千瓦时(约合0.08-0.09美元/千瓦时)。



日本政府表示,由于工业、交通和家庭加速电气化,预计到2050年,日本国内电力需求将激增30%-50%,届时一半左右的电力将由可再生能源满足,10%的电力将由氢和氨提供,剩余30%-40%的电力则由核能以及配有碳捕捉技术的燃煤电站满足。


另据行业资讯机构标普全球普氏报道,在核能领域,日本将推动开发新的小型反应堆,预计2040年实现规模化发展;氢能领域的目标则是到2030年将电力和运输领域的氢消费量提高至1000万吨,到2050年提高至2000万吨。



不过,要实现上千万吨氢气的消耗目标,必须大幅削减成本。日本政府表示,将向氢能行业提供2万亿日元(约合192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同时还将予以一定的税收优惠。


日本经济资产大臣梶山弘志透露,计划在2030年前后建成一条商业化的氢能源供应链,将在下一财年申请一项8亿美元的氢能源预算,较本财年增加了20%。


不过,日本可再生能源研究所所长Mika Ohbayashi表示:“日本政府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仍然不够积极,目标应该定为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达50%-60%,而不应该等到2050年。”


05

目标三 :引入碳价机制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还计划引入碳价机制来助力减排,将在2021年制定一项根据二氧化碳排放量收费的制度。2020年圣诞节前后,日本首相菅义伟要求日本相关部门详细讨论碳定价的问题。



据了解,碳定价是根据二氧化碳排放量要求企业与家庭负担经费的机制,旨在通过定价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目前,日本国内东京都、埼玉县地区正在实施碳排放交易,但由于业内存在意见分歧,担心增加经济负担,使得政府对于全国引入碳定价机制仍然持谨慎态度。


国际能源署指出,日本作为二氧化碳排放大国,自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就严重依赖进口煤炭和LNG。根据该国原定的减排目标,即到2030年实现碳排放比2013年减少26%,根本无法实现2050年碳中和目标,因此全面引入碳定价机制是必须之举。



尽管日本提出了上述雄心勃勃的计划,但尚不清楚资源匮乏的日本将如何实现摆脱污染性化石燃料的目标。


日本能源供应严重依赖化石燃料。2011年福岛**核电站发生核事故后,日本的大部分电力由煤炭和天然气提供。不过,在过去5年中,日本的太阳能发电迅速增长,菅义伟称,“下一代”太阳能电池有助于该国实现新碳中和目标。



绿创碳和协助地方政府与园区,围绕如下几个方面开展工作:


一、系统性宣贯应对气候变化领域政策


二、积极落实能耗双控制度,提出控煤工作路径及方法,协助完成压煤目标,合理降低能耗总量和强度,减少碳排放;


三、协助制定“碳达峰及碳中和”实施路径及行动方案,提升碳减排和碳资产管理能力;


四、组织开展城市、工业园区、机构、企业、产品、等“碳中和”咨询、核查、认定服务


五、在碳交易过程中,为买卖双方提供咨询服务,确保交易过程中的有效合规;


六、推进低碳领域的标准化建设,制定、发布相关标准;


七、碳减排人才培训服务



发起双碳委员会,并倡议内容包括:


一、树立“零碳”导向的新型生活理念。强化绿色低碳与节能环保意识,形成争做“零碳先锋”的良好社会氛围,以进一步推动降低能耗、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和优先使用清洁能源。


二、研究“零碳”导向的产业新业态。发起“零碳园区”相关课题研究,开展经验借鉴、学术交流和示范应用,以促进形成符合我国国情的以“零碳”为导向的产业发展模式。


三、鼓励“零碳”导向的技术创新。积极推动绿色、低碳、环保、新能源等技术创新,为新技术发展提供资源支持,为新技术的推广应用开拓空间,以促进新技术进步与成本下降。


四、推动“零碳”导向的项目落地。前瞻2030年和2060年的国际碳减排大趋势,以“零碳能源”、“零碳交通”、“零碳建筑”为主要内容,在全国推动落地30个零碳科技园,打造100个零碳工业园、1000家零碳工厂、1000座零碳校园、1000家零碳医院及1000个零碳社区,助力加快推进绿色“新基建”进度。


五、促进“零碳”导向的绿色投融资。以“零碳中国,绿色投资”为主题,发起“零碳”绿色产业基金。鼓励社会民间资本积极参与“零碳能源”、“零碳交通”、“零碳建筑”等“零碳”示范项目的投资,并带动更多来源绿色的国内外资金投入。


六、开展“零碳”导向的国际合作。计划每年举办“零碳创新”系列活动,着力打造“科技创新与绿色投资大会”、“新基建 绿色投资大会”、“国际清洁能源投融资大会”等品牌国际会议,为国内外企业和机构搭建权威国际合作平台,积极引入国际先进理念、技术和资金渠道,加强相关产业与国外的技术交流与项目合作,全方位助力我国向“零碳”经济转型发展,为2060年全球实现净零碳排放目标做出积极贡献。



“在看”我吗?

绿创碳和
深蓝科创
关于我们

构建绿色发展的创新合力
电话: 18014480916
邮箱:shenlan_hb@yeah.net
邮编:224001